触摸开关ic

短视频,大数据时代的双刃剑

  短视频,大数据时代的双刃剑

  金燕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接受,我们都不得不否定,当初是短视频当道的时代。短视频时代不是已经来了,而是正处于巅峰时代。

  每一代新媒介的流行都是基于技巧的发展,短视频亦是如此。挪动端的遍布和4G技术的成熟,岂但让美团和淘宝等交易平台大火,从此改变了年轻一代的生活方法,而且因为带宽和加载速度的大幅提升,直接催生了短视频及短视频平台的大行其道。2015年,抖音公司成破,而那一年的互联网大事就是4G技术普遍应用于手机当中。

  短视频盛行的优势不问可知,在越来越快的生涯节奏中,短视频能够让人们随时随地快速获取资讯,获取信息的途径变得便捷高效。同时,短视频平台的开放性也给普罗大众供应了一个绝对公平的大舞台,使得个别人也有机会获得高强关注。这使得短视频平台成为这个时期的狂欢之地。

  然而,短视频也是一把双刃剑,在为人们供给信息获取及个人表现方便的同时,也带来很多负面影响,这些都是应当被人们理智对待的。

  常识的丰富和肤浅

  随着短视频的快捷发展,其内容的种类也被倏地充盈,从单纯搞笑搞怪变成当初的包罗万象,短短几年时间,人们已经习惯把短视频平台当搜查引擎利用了。上至宇宙下至地心,从古代到未来,从艺术到医学,从电影到美妆,从养狗到育儿,你想快速理解到的学科常识无所不包。这些稀释的知识性的科普内容,快速切换的画面加上活跃有趣的讲授方式,是人们喜闻乐见的,同时也确切便利人快速把持想要了解的相关知识。

  短视频带给人们一种全新的获取知识的方式,但短视频的“短”基因也注定所有信息都是点到为止,所以知识多而肤浅,是我们肉眼可见的事实。即便有些视频内容是值得沉思和研究的,但没完没了的“下一个”,也很难让人们停下来做进一步的思考。当历历在目的海量短视频调换了深度阅读,短视频高潮代替了性命感受,超链接剥夺了人们的思考空间和才干,整体浮浅也就必不可免。

  许多年青人不再看电影,不再看书,甚至记不住一首完整的歌,因为三分钟的快捷片子讲解让他们觉得自己已经看过了这部电影,而高频浮现的短视频配乐都是风行音乐的横断面,所以很多人脑中存储的只是一首歌的片段,但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那首歌的完整旋律,更别提在音乐中感想自己的情绪了。

  另外,因为短视频内容泥沙俱下,越来越多低俗和反智的内容也在拉低人们的审美下限。

  全世界和楚门的世界

  无所不包又存在超链接功能的短视频让人产生“一部手机在手就领有全世界”的错觉,实际上,身处大数据时代,咱们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有个性化定制的一个世界??网络平台会根据你在某个视频上停留的时间长短来判断你的喜好,所以超链接的推送并不是随机的多样的,而是你相对感兴趣的。因此看越多短视频,可能就会意味着越深地被限度在某个小圈子里,比喻老人们可能认为全世界关心的话题都是养生跟吊唁旧时代,年轻人的视频世界可能全是跟偶像有关的内容,小孩子看到的短视频则大多是游戏详解。实际上,人们是在一个楚门的世界里打转转。这就象征着,你花了大量时间获取的可能只是单一信息,而你在单一信息里停留得越久,给你推送的超链接就越多,从而形成一个信息的闭环。

  新闻的快捷与误读

  短视频的一个很突出的社会功能,就是对突发新闻事件的记录和及时发布。纸媒时代,因为印刷制作的周期和篇幅制约,社会新闻的宣布往往是要有些延迟和滞后的,而且,个别性的社会生活事件很难被大众看到并引起广泛关注。而在人人都有摄像头的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突发事件的记载者和传播者,同时,一键转发功效会让事件飞快传播,这让良多正人物的艰难有了可以被大家关注和帮助的可能。

  但这十多少年的网络热点事件的沉浮反转教训,也让我们看到,因为短视频传布的快捷,常常会让大众在不懂得事件来龙去脉的情况下,可能已经有无辜者被莫名网暴。不理智的群体情感,有时甚至会裹挟舆论导向和司法公正。所以,无论无意还是有意的断章取义,都可能误导民众,短视频消息的劣势是不言而喻的。

  在为短视频富强新闻引爆功效欢呼的时候,应该保持一份审视的冷静。

  杀死碎片时间与被碎片时间杀死

  短视频突起之初,人们很愉快,因为可以用一两分钟甚至多少十秒的有趣内容来补充日常生活中的零碎时间,比如等公交、坐地铁、咖啡厅等人、甚至如厕时间,短视频就是个很不错的消磨方式,因为短,所以可以随时停止。所以,人们一度欢呼“用短视频杀去世碎片时间”。

  但随着短视频内容的暴发式增添,平台培育的超链接观看方式,已经让人们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即便很理智成熟的文化人,也经常会在随机点开一个短视频后,人不知鬼不觉就消耗了两三个小时。不知何时,短视频已经像病毒一样无处不在,已经反客为主地掌控了它的“主人”们,占据了人们大量的时间乃至睡眠,于是,“杀逝世碎片时间”变成“被碎片时间杀死”。很多人不任何防备地被短视频反噬。

  思维模式的跳跃与断裂

  视频当道之前,孩子们的精神世界是由书籍和广播养成的,那些文字里、评书里的故事,通过文字叙述带给孩子们一个无限的想象空间。电视崛起后,长时光被动画片和电视剧牵着鼻子走的孩子们,设想空间被现成的画面所限度。即使如斯,电视一代仍是好过短视频一代,由于连续剧是线性叙事,故事毕竟有持续性,而观者也有一定程度的情感带入。

  而短视频时代,快速移动快速切换的画面让孩子们来不迭停下来思考,更无从拓展思维空间、发挥假想力,他们只能被动地跟着画面走,而且停不下来。

  更蹩脚的影响是,疾速切换的短视频带给孩子的是断点式的思维模式,使得相当一部分孩子的思维缺乏连贯性。所以我们会看到,许多孩子脑中占领大批的碎片化知识,但却造成不了自己独特的认知。另外,短视频的时长特点恳求它必须有趣好玩,所以这几分几十秒给人显现的都是“热潮”部分,长期观看短视频的孩子,留心力阈值会增高,事实生活中需要缓缓闭会和感触的事物就很难再引起孩子的留神。

  所以咱们看到,好多孩子思维跳跃笨口拙舌,但谈吐的内容也只是网络信息的搬运,而较少完全输出本人的生命感触跟思考。这是特别值得家长警惕和反思的大问题。

  综上可见,短视频是技能发展的产物,是时代带给人们的便利的新媒介,它能给人们倏地高效地提供新闻、知识和娱乐信息,但同时也会给人们带来碎片式的思维模式、封闭的认知状态和浮躁的感情。所以说,短视频是把双刃剑,如何用好这把剑,是值得寻思的问题。 【编辑:卞破群】